物理小故事课前三分钟(物理小故事100字)

1.第一场语文考试

7月7日的早晨终于到来了。

不管你之前准备得充分与否,无论你昨晚休息得好与坏,早上八点半,第一场,是全国统一的普通高校入学语文考试。

为尽量保持考试中的清醒,我早饭没去食堂,强力使自己半躺在床上保持半迷糊状态,尽可能地多迷糊一会。

跟随大部队,进了考场,摊开准考证,听着喇叭里广播的考试注意事项,头仍是昏昏沉沉的,只有盼着卷子发下来,快快地做完,趁着困意没有袭来,赶紧做题。

虽然之前做了很多模拟试题,尽管对语文一向很有信心,但真正接到试卷,仍不免有些紧张,按照规定填好准考证号、姓名之后,首先翻看后面的作文,命题作文:《尝试》。

脑海中闪现出《中日夏令营较量》的读后感,自己当时作了两篇,还都是范文呢,不妨就搬上来吧,标新立异不是高考作文的追求。

想至此,心里有了底,转回头再将卷子从头做起。辨音、填词、文言文阅读…….强打着精神,一路做下来,等到开始作文时,后背都湿透了,还剩下将近一个小时。

天真热,不过困意尚未袭来,但脑子已有混沌的迹象,我觉得自己是在和时间赛跑。

趁着残存的清醒,赶紧拿住劲写作文,不断提醒自己——不可潦草大意,不可慌张,字迹要写清楚。

周老师曾提醒过,高考阅卷时每份作文的停留时间,只有三分钟,任何卷面、笔迹上的疏忽都会让阅卷人抓住扣分的理由。

卷子做完后,距离结束还有十分钟。从头到尾检查一遍,感觉还不错。尤其是文言文的“白马非马”、公孙龙等内容,以前好像遇到过,做起来很顺手,没有掉入出题人故意设置的陷阱。

考场此时出现了一点骚动,有的同学以天热为掩护,开始交头接耳对起答案来,曹燕表现得更为活跃,前凸后翘的,似平日里考试一般。

监考老师也只是看她几眼,并未制止。语文是我的强项,曹燕自然频频回头,瞟了两眼后,正过身去再不停涂改,我有心不配合她,又有点面子上抹不开,索性由她去吧,毕竟自己的答案也不一定正确。

随着急促的铃声,第一场考试结束。监考老师喝令所有的同学马上停止答卷,否则以作弊论处。看着两位老师逐一核对卷子姓名、准考证号、排列整理好,放在密封袋里,我觉得好像给国家交完了第一份公粮,不禁松了口气。

走出考场,在返回县二招的巷道里,我提醒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补觉。把昨晚的失眠补回来,保证下午物理考试时的清醒。

2.冰块降温

但事与愿违,午饭后,宿舍里一直乱糟糟的。

几个同学吃了兴奋剂般地不停说笑、谈论,兴奋得要命,我强迫自己闭上眼,可头脑仍在高速的运转,越是想睡越睡不着,脑子里只剩下那些刺耳的议论声。

休息时间不长,黄老师就催促大家去考场了;他总是那么谨小慎微,竟然提前四十分钟就集合大家出发了,而路上花费不过十五分钟。

驱散走刚刚累积起来的一点睡意,我痛苦地爬起身来,擦了把脸,带着考试专用的小包走了出去,外面的太阳真毒,将地面晒得煞白煞白的,似乎都蒸腾起来了。

据天气预报,高考的这几天,邳州地区气温高达38摄氏度,是从来没有过的高温。

站在教室外面等待入场的时候,就见不少工作人员正从平板车上将偌大的冰块,分配到各个考场作降温之用,还看到电视台的摄像组正围拢着一位领导做采访,我恰好站在旁边的大树下,听得十分清楚。

就听那位领导侃侃而谈,“再热不能热考生,再穷不能穷教育啊。这些冰块是昨晚冷库紧急加工的,县委县政府让他们停了热火朝天的冰糕冷饮线,先确保高考考场的供应……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啊,希望这一届考生能取得圆满的成绩!”

人群中随之响起了零落的掌声,一些干部和老师模样的人拍得最起劲。

我觉得有些滑稽,这么热的天,一个教室两盆冰块能有多大的作用?眼前的阳光照得周围花花离离的,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我背靠着大树,昏昏沉沉的,困意止不住袭来,真想躺下来睡一会儿,哪怕此时高温难耐。潘文知道我没休息好,给我了两小瓶健脑口服液,我匆匆喝下。

看得出,他也很紧张,额头都是汗珠儿。

就在此时,考生允许进场了,距离第二场的物理考试还有十五分钟。

3.物理考砸了

拿到物理试卷的同时,我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惹得其他同学纷纷转头观瞧,考场气氛为之稍稍缓解。紧接着,就听见刷刷地走笔演算声,每个人都埋下头,沉浸在试卷之中。

这个哈欠可不是一个好信号。几个题目下来,我便觉得眼皮沉重得很,几乎很难持续睁开,挣扎着做完了单项选择题,有好几道还是蒙的。

接下来做大题时,读题都读不懂,试卷上的字似乎都带着重影儿,看都看不清,眼皮实在不听大脑指挥,仿佛有千斤坠在不停地朝下拉。

精神无论如何也集中不起来,所有的疲倦一古脑冲上来了,恨不得将自己打翻在地,让人实在无法坚持,怎么回事呢?中午还特意吃了“健脑”口服液的啊!

天气燥热难耐,一丝风也没有,知了在树上拼命的呱噪;再加上物理试题的晦涩难懂,我人在试卷前,精神渐渐恍惚起来,游离在考场之外,身子晃动着,整个人处于混沌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瞪瞪中,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强力睁开眼,就见监考老师陡然站在了面前,面带微笑地提醒着自己。

我心中一惊,这可是高考啊!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抱歉地朝监考老师笑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努力地抑制住困意,重新做起题目来。

做了不大一会儿,又处于了恍惚之中,甚至将答题公式歪歪斜斜地写在了密封线之外。

我物理成绩本来就不行,这样半睡不醒的状态,又如何能顺利答题?囫囵把卷子“看”了遍,只好先拣容易的题目先做,可即便是平时做过的题目,此时也陌生了许多,感觉处处掣肘、大脑像生锈一般不听指挥,思路如麻线团一样混乱,一个简单的题目都要磨蹭好长时间,才能稀里糊涂做完,甚至誊写都会出错。

我实在懊恼目前的状态,用三角尺不停地扎自己,慢慢地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但反应还是很慢,脑浆似乎注水了就是无法集中精力。

突然间,听到了“本场考试还有最后十五分钟…….”的提醒,如同晴天霹雳,我赶紧将卷子反复检查了一遍,竟还有五道大题只字未写,而其中有两道搁在平时,肯定能做出来的,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

在最后的十五分钟内,我的大脑如上紧了的发条,一遍遍、一轮轮冲撞着解题思路;双腿死顶着课桌的棱条,希望能汲取一点点力量。

所有的意识,都是恨不能脚踩风火轮地朝前赶,算、算、算,写、写、写,像一只沙滩上暴晒的小鱼拼命地挣扎、挣扎、挣扎!喉咙里有一阵难以名状的饥渴感、意识里充满了自责和绝望,平生第一次感到时间那么宝贵!

考试结束的铃声,如同最后的审判,还是响了起来,所有的同学都长吁了一声,有的低声抱怨、有的如释重负、有的强颜欢笑,有的脸如死灰。

我仍在拼命地写着,所谓卷面不留白,能多写一个公式也是好的啊……..直到监考老师勒令马上放下笔,否则将不收试卷了!

看着那份稀里糊涂“完成”的试卷,被老师仔细查验起来,放在密封袋里,我感觉前所未有的慌乱,呼吸都干涩得很,如同一名被判了死刑的囚犯。

物理考完了,感觉自己也完了,做完的题目,满打满算只有三分之二,不及格是肯定的了!这可恶的迷糊,竟然发生在考场上了,再怎么后悔、懊恼都是过去时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了!

走出考场,心情压抑到了极点,谁也不想搭理;一个人坐在双杠上,品尝着无限的失落。

4.孟庭苇的歌声绕梁

天际乌云密布,耳畔雷声阵阵。

经历了酷热难耐的大半天,一场雷雨猝不及防地席卷而来。

纵然跑得飞快,还是被淋了正着,当我落汤鸡般地回到二招宿舍,引来一阵笑声。我心情郁闷,不愿回应他们,换了件干爽的大裤头,无力地朝床上一倒。

这次物理考试,不少同学都反映题量大、出题偏、来不及做,齐声骂出卷老师。就连胡校长也进来安慰大家,不以一场胜负论英雄,考砸了大家都一样,万不可情绪低落,后面还有几场硬仗等着呢。

我转头朝里,不愿介入叽叽喳喳、毫无益处的议论。毕竟,他们是在清醒状态下认真做的,发挥了正常水平也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而自己完全是天马行空半睡不醒的,哪道题对,哪道题错,都稀里糊涂的,又有什么资格和别人对答案、谈感受。

“你们看看石草根,多想得开,考完试人家就休息,准备下一场考试,多好?你们要多学学他!”胡校长抽着香烟,循循善诱道,“我再发现谁老想着我的物理,瞎对题目,可不轻饶他!”说罢,胡校长装作很气愤的退了出去。

我躺在那里,想到这木已成舟、惨不忍睹的物理成绩,难过得无以言表,眼角渗出了眼泪,赶紧装作睡着一般,一动不动,暗自承受着心灵的拷问…….

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醒来之后,身体酸软如泥,乏累得很,耳边响起了一首首温婉深情、亲切舒缓的歌曲——“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慢慢的绽放她留给我的情怀…….”、“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一朵雨做的云,云在风里伤透了心,不知又将吹向哪儿去…….”

在潘文的床上,我发现了一盘新买的磁带盒,伸手够了过来——“孟庭苇”,梦见庭院边的江苇,好诗意的名字;再看人,长发飘飘,清秀白皙,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跃然纸上。

这样的歌声,这样的下午,这样的心情,这样的女子,倒也匹配。

宿舍里的人都不知道哪去了,只剩下正默背英语范文的孟庆合与自己。

外面的暴雨早停了,空气中弥漫着尘土的气息,阳光将水洗过的树叶照得更清亮,地面上的雨水快乐地汇聚在一处,又朝远方流去。

沉沉地睡了一个多小时了,白日里乱七八糟的浆糊,在睡眠中澄清了许多。

是啊,还有三场考试在等着呢!风雨终将过去,未来还需把握。

房间里传来的歌声悠扬而典雅、柔弱而坚定、轻灵而熨帖,足以抚平内心的焦躁和懊悔。有个名人曾说过,不要为打翻的牛奶难过,事已至此,只有把希望放在余下三科了。

我原本揪着的心有些释然了,端起茶杯,搬着凳子在走廊里坐了下来,眯着双眼,迎着夕阳,和众人欣赏起远方隐隐约约的彩虹来。

由于很多同学物理没考好,晚餐时,气氛有些沉闷。我原以为只有自己走了麦城,从大家的情绪来看,却是本班普遍性的灾难,就连几个物理尖子生都说考砸了。

不过,饭间大家把更多的埋怨和牢骚都指向了胡校长,纷纷说他把大家误导了。

因为,经过与二班同学交流,人家对试卷的难度和题量反应还可以,最起码很多试题都见过了,不像一班同学两眼一抹黑,摸了卷子就觉得题目都超纲了。

其实,实在是因为平日里训练太浅、太少的缘故,很多题目,大纲上早有要求,但胡校长根本没照着来,而是盲目自大地吃老本,倚老卖老地瞎忽悠,一点水平都没有,整天色厉内荏的揣着糊涂装明白,结果把大家坑了。

今天下午他兀自不知道忏悔,还跑到各个宿舍嬉皮笑脸的麻痹大家,真是罪不容赦的“笑面虎”。

我自然接受了昨天晚上的教训,吃得很慢,时时感受肚子的反应,不再和别人比饭量,饭后,在花园里溜达了一圈,便早早上床休息了。

(待续)

解决企业获客难题,添加 微信:hvq698  备注: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ked.com/13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