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轻轨到沈阳线路图(抚顺轻轨5号线时间表)

抚顺轻轨到沈阳线路图(抚顺轻轨5号线时间表)

林场科室帮忙,时间一长,有人就知道我还会刻手章。那时林场上班的人除了开支,领料出料手章都用得很频繁。有时不小心手章弄丢了,他们就求我给刻个章。我从来都是有求必应,不需要回馈。我的技艺也大大提高,不仅能刻木质的手章,还能刻牛角和有机玻璃的。并且在字体上还能刻楷体、隶体和行书体。有的人都不舍得用。

局“森铁”处通讯段在各林场都设有话务室,三名话务员每十天一轮,全天值班。前川去年从南线换岗来的话务员叫滕丽华,看样子不过20岁。因为“森铁”和林场隶属两个系统部门,我们之前不认识,见面都不说话。

有一天,我们在过道里走了个对面。她突然说:“赵哥,我看你给别人刻的章挺好的,你能不能给我刻一个?”我说:“你的手章丢了么?”她说:“没丢。我就想让你给我刻一个连笔字的章,我留着。”我说“你有好看的料子么?”她说:“没有。”我说:“没关系,那我给解决吧。”于是我就回去找出一块最好看的印章料,很快就刻好了送给她,她高兴得不得了。

过了两天,滕丽华再见到我说:“等哪天我上你家去玩好吗?”我说:“可以啊!”我认为她当话务员全天候在岗顶班,脱不开身,随便说说而已。待到她下一轮来前川上班,是个星期天,中午刚过,她就真的到我家来玩了。我问她脱岗能行么?她说她让一个同寝室的女工替她一下午,她出来透透风。她还给我带来一包糖果。

父亲星期天不休息,在小修厂维修拖拉机。母亲去农业队干活,没有休息日。我哥哥还在外地上中专。弟弟妹妹也都出去玩耍去了。家里静悄悄的。

虽然是头一次来我家,但滕丽华大大方方,一点儿都不拘束。年轻人大都爱唱歌,滕丽华说她也很喜欢唱歌。她就把她带来的歌本翻开,唱当时流行的台湾校园歌曲《踏浪》等。她唱得很投入,也很动听。

她又让我跟她一起合唱《乡间小道》《外婆的澎湖湾》。虽然我朗诵还可以,但我唱歌逊一筹。为了不让她扫兴,我便跟她一起唱。她说我唱得也很好听。歌声从敞开的窗户里飘到外面的大道上。

此时我的心情也很舒畅,感觉时间过得很明快。但我没有非分之想。因为理智告诉我,人家是全民工人,长得又漂亮。我连正式工作都没有;虽然我的长相个头没挑的,也在外观上恢复了完整形象,但实质性的问题是依然存在的。此后她又来我家唱过几回歌。来前川林场满一年后她就换岗调走了。

秋天我独自去了一趟抚顺。因为我去年在山东见过大舅一家人,抚顺我有三个舅舅,我长这么大,他们三家所有的人,我谁都没见过,这回我也锻炼得行动灵活自如了。我要到抚顺去看看。征得父母的同意,我踏上了旅途。乘两段火车到达抚顺市,坐有轨电车,在新屯下车,按照地址找到二舅家。

不愧是至亲,虽然从未见过面,一进家门,二舅和舅妈对我非常亲,他家的四个孩子,刘颖、刘义、刘成、刘龙,见面也都跟我这个不请自到的表哥很亲近。二舅家属于住在城市的边缘上,靠着山坡,住的是那种国企职工住户的筒子楼。

二舅还在楼的后面盖了一个小房子。晚上,我就跟18岁的刘义在小房子里的炕上睡觉。白天我跟表弟他们玩。我跟刘义坐电车去过市里的商贸区——旧称“欢乐园”,据说早年日满时期,那里曾是烟花一条街。我还跟刘成星期天步行几里地,去万新街那边的大清泡子,连洗澡带摸蛤蜊。回来让二舅训一顿。说大清泡子淹死过人。

在二舅家住了一个星期。因为要挨着去三个舅舅家,我就又来到我三舅家。三舅工作在扳道房。三舅妈在炭黑厂上班。三舅家有三个孩子,全是男孩。老大刘永友已初中毕业当临时工。我去他家那天,下边的刘永发刘永华都去上学了。他们回来见到我,也同样都非常亲热。

三舅家在扳道房附近新分的三楼把头住。三舅家的侧面顶头的也有一座楼,跟他家住的楼是一模一样的。距离挨得很近,就隔一条小巷,能有七八米。

第二天,上班和上学的都走了,就我一个人在家里。天挺热,我把窗户敞开了。就见顶头的三楼敞开的窗户里,有一个女孩子,不高不矮的,年龄看上去跟二舅家表妹刘颖差不多,能比我小两三岁。秀发披肩,她一面在梳理头发,一面在唱一首优美动听的歌曲:“我衷心谢谢你,一番关怀和情谊,如果没有你,给我爱的鼓励,我的生命将失去意义……”

我站在窗前注视着她,也在听她唱歌。她大胆地脉脉注视着我。大概是我有意识地,掩饰住我的缺陷,她没发现。大概她正值情窦初开的年龄,还没寻觅到意中人,也在期待她的白马王子降临中?一连几天,她都在那个时间那个房间里,那扇窗户前,在整理她的秀发和唱那首歌。

之后我就有意地躲开了。我就在想,哦,漂亮的女孩,美丽的姑娘,你不知道我的情况,我根本没有资格爱上你!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一直快到黎明,我才有睡意。我做了一个梦,怪怪的,我跟一个女孩在空中飞起来了,她衣裙上的锦带随风飘舞。我们飞到一个遥远而荒凉的地方。但那个女孩不是她,是谁?我不知道。

不觉秋天过去了。入冬后,全省各个林业局,又进行了一次多年未有的大批量全民招工。所有七七年前毕业,还没被招工的知青,统统一锅端,全都招上了全民工人啦!可我又再次落空了。紧随其后,又招收了一批大集体工人,我放低标准,决定委曲求全,还是同样的原因又一次落空了。

正当我陷入万念俱灰,时光到了1982年底,转机出现了,林业企业再次招收大集体工人,也是为了解决长期积累留下来的后遗症,放宽标准,我们全局身体有残缺的知识青年和待业青年,全部被招收为大集体工人。总算是有一条出路可走,我们也都释怀了。

回首从我毕业起到转年三月份正式上班,前后算起来,我历经八年,漫漫的求职之路,也就此宣告结束,落下帷幕了。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解决企业获客难题,添加 微信:hvq698  备注: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ked.com/13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