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二中高中怎么样,徐州二中高中怎么样知乎

1.八义集中学的历史

八义集中学建校于1952年,是新中国成立后邳县开办的第一所中学,学校占地168亩。作为一所邳西南地区学风严谨、成绩卓著的农村完中,1988年拥有六个年级、25个教学班,教职工100多,在校学生1500多。

我们入校之前的八中建校35周年庆典,听说规模之大、出席校友之多、举办规格之高、影响力之巨,至今还被师生们引以为傲。

当时的八中校领导张弼忠、韦耀、陈孝义、徐烈等,大概是八中历史上最强的领导层,可惜我们进去的时候,只认识校长陈孝义。

陈校长是一位宽厚慈祥、以身作则、重情重义、以校为家的长者,他还教过我们一个学期的音乐,可惜我和他老人家有缘在一个校园就一年多时间,后来他调到了李集中学、徐州二中,八中校长走马灯换了三四个,大概有王保增、薛以富等人。

1987-1988年之后,因为陈校长的调离,后面的校领导水平一般、加上小镇位置、教师队伍人心涣散等原因,知名教师纷纷调走,学校的教学质量日渐下降,升学率和在县里的影响力不断降低。

直到现在,八义集中学声誉由30年前仅次于运河中学,变为全县的倒数第一、第二,被昔日的宿羊山高中、官湖高中都吊打,沦为与铁富高中、土山高中为伍,真是虎落平阳、龙游浅滩,着实令人心酸。

重回八中,昔日色彩斑驳的巨石厚砖、整齐碧绿的青松翠柏、高耸美观的苏式屋顶、灵活翘动的屋檐装饰、粗壮茂密的法国梧桐、光滑透亮的青石板路面、一根根古朴庄重的红色廊柱、厚重古朴的影壁墙…….那些沉淀岁月的记忆,都已不见。

校园更大了,楼房更多了,也有了现代化、高等级的操场、足球场、篮球场,校门口还挂起了江苏省三星级高中、文明校园等各种标牌,但半个世纪的历史沧桑,在现代化建筑群中,所剩无几,只有小花园里的痒痒树还在,而当年校风碑下的半身雷锋像,也被七搬八搬的,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沉默无言。

八中,物是人非,已不是我心目中的样子了,校园更漂亮了,本县教学质量同比,下降了,不知该喜该忧?

2.八中校风为何会变坏?

受到80年代末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八中校风在我入学后,也发生了较大变化,具体表现是校内小痞子、流氓团伙多了起来,和社会青年勾结起来,破坏了校园秩序,影响了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一个原因可能是,位于八义集中学东面六公里的邳县水泥厂子弟学校关门了。水泥厂给八中一些经济援助,把大量水泥厂子弟都按年级、对口送到了八中。

这些水泥厂子弟父辈有铁饭碗,可以接父辈的班,学习上没有动力,大都衣着光鲜、自由散漫、经常违反纪律且不服管教,整天在一起比吃比穿比玩,甚至打架斗殴,把各个年级的学风都带坏了。

1988年前后,八中的生源分为三拨,各约占人数的三分之一。

一拨是从八义集周边各村小(如河涯小学、苗楼小学、耿庄小学、荃子小学等,)考进八中的,因离家较远,这部分人一般都住校,每周往返一次。他们家在乡下,个个老实巴交、举止拘谨、花费节省,认真学习,是最好管理、最听话的,从不闹事,集体劳动时也特别勤快。

一拨是八集街附近走读的,来自八小、车站小学、赵庄小学等,从小生活在街头,见过世面,离家近、生活上便利,学习上不太认真,玩耍游戏时放得开,有着本地“街滑子”的优越感。

第三拨,就是各个年级的水泥厂子弟,这批人家里有钱、铁饭碗,不爱学习、小小年级就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架恋爱、成立了帮派,比较抱团,十分难管,是学校的头疼所在。

据有的老师说,陈孝义校长在的时候,管理水泥厂的子弟雷厉风行、杀伐决断,该开除就开除,毫不手软,换了新校长之后,水泥厂子弟进来一个,厂里给学校一份钱,“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结果水泥厂子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以管理,在校园里呈现黑恶势力蔓延之势,并与社会上帮派相互串联,影响十分恶劣,令校方老虎吃天,无从下手。

那时,八义集街头“拉帮结派”的风气很盛,街头有一句“民谣”——“南胡三、北孙健;曹红旗,盖街面”:说的就是八集街的三个流氓团伙,以街南头的胡三、街北头的孙健,和老街的曹红旗为首,其它的地痞分别投靠,帮派名字也是根据港台录像换来换去,大概是“蝴蝶帮”、“斧头帮”之类,整天在街里打打杀杀,抢夺地盘,争强斗狠,派出所根本管不了。

很不幸,这种流氓风气也渗进了校园里。水泥厂子弟秦寿阳就是“斧头帮帮主”胡三在学校发展的“小弟”,虽然瘦弱单薄,但有一种打架不要命的狠劲,他平时打着胡三的旗号在学校里收“保护费”,同时也发展一些“有前途”的“小龊仔”。

我们当时所在的初一(2)班,叫秦寿生的,个头不高、却恶眼恶眉,仗着哥哥秦寿阳在校园内外的社会势力,开学不久,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伙,飞扬跋扈、欺负别人,叼着香烟、学着港台录像,收保护付费,很多乡下同学,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任由他揉搓拍打,没有他的“特赦”还不敢走开。

我作为街里长大的、看起来老实的矮个子,也成了秦寿生“杀鸡儆猴”“树立威权”的对象,课间放学,他曾三番五次地过来寻衅滋事,以我英语公开课口吃给班级丢脸、体育课鞍马跳的太快、西操场看电影去的太早等莫须有的理由,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对我进行侮辱嘲讽、甚至还纠集庞光、刘产等人劫道打我。

我是一再忍让,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他在女厕所门口言语轻薄,差点侮辱了梅香,我积压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一砖头砸的他满头挂彩,追的他们小团伙哭爹喊娘的在校园里抱头鼠窜。

3.冲天一怒

1988年,八小五(6)班考上八中的就7个,考上联中的20+个,剩下的都下学了,我在初一(2)班,梅香在(4)班,两个班隔着一个班,平时出来、进去很少碰面,大家都沉浸在初入八中的陌生环境的新奇体验中了,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同学圈子,只是偶尔见面会点点头。

由于农村中学的封建环境,男女同学界限还比较分明,一般都不好意思打招呼,即便对视一笑,也只是勉强地点点头,迅速目光漂移,一副口是心非的样子。

我当时对梅香,应该也没有什么过多“深沉的感情”,因为我才11岁,好感是有的,也有感激之情,因为没有她和我同桌,监督我,我也考不上八中。

可考上八中 ,我反而对她有些生分了,偶尔见面打招呼也是很害羞,她也是如此,都是急匆匆地低头走了,似乎不认识一样。

幸好,八小五(1)班升上来的苗禾,和她一个班级,苗禾又是我一个村的,从小和我不分彼此,一起薅草放羊、一起晒粮食搓玉米、处的像哥们一样。

她也是我小学三年级同桌,从苗禾那里,我能听到梅香的一些消息。

初中时期,我对梅香应该没有什么太执着的想法,只是觉得亲切、大家是自己人,是八小一起升上来的,理应互相照顾,得知她成绩名列前茅的消息,也为她高兴。

梅香在(4)班很老实,每天进出也是和苗禾等几个女生一起,两点一线,走读生,从不逾距,如同一颗水滴,消融在八中的校园里了。

可十月底的一天,晚自习前,夜色蒙蒙,我们几个在双杠区玩,看到女厕所旁边围了一圈人,作恶多端的秦寿生正在威逼两个女生。

我们凑热闹赶过去看,竟然是梅香、苗禾等人,被秦寿生指着鼻子训骂,听意思是想让两人给他捎口信,约(4)班那个最漂亮的女生刘艳出来耍耍,梅香不愿意惹是非,拉着苗禾要走,秦觉得失了面子,就玩起了流氓嘴脸,当众羞辱两个无辜的女生。

看着脸蛋胀得通红的两个女生,被自己吓得花容失色,秦寿生这个畜生,竟然动手动脚起来,当众解下军用皮带,“啪嗒啪嗒”的打起来威吓,围观的人也不敢上去制止。

我一看情势危急,在外围大喊一声,“校长来了!”

趁着天黑,我扯了一下苗禾的袖子,“还不快跑?赶紧回教室去!”

这时,晚自习铃声也响起来了,苗禾拉着梅香匆匆地跑开了。

可恶的秦寿生,竟然听出了我的声音,大喝我的名字,让几个小跟班去追我,我一溜烟就蹿出了校园。

那个晚自习,我没敢上,直接回家了,怕秦寿生找我的麻烦。

但我知道,这小子翻脸不认人,保不齐会迁怒于我,在家惴惴不安了一晚上,才沉沉睡去。

(待续)

解决企业获客难题,添加 微信:hvq698  备注: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ked.com/14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