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里的红杏(七)

上海园区招商办公室

联系人:梁经理

联系电话:15000456391

欢迎来电咨询,竭诚为你服务!


大院里的红杏(七)

石彪子站在地头上,思量着眼前的这块玉米地,收割了以后是种麦子,还是歇一季来年春上种棉花。这原是杜善德家的地,土改以后分给了穷人,石彪子从中分得了三亩。

"彪弟,看什么呢?"不知何时,杜善德站在他的身后。

"哦,三掌柜的,你来的正好,"石彪子对杜善德说,"我这块地原来是你家的,你知根知底,你说我是收了棒子种麦子呢,还是歇它一季明年春上再种呢?"

杜善德说,"彪弟你放心,我的地块块都跟正当年的小伙子似的,活力壮着呢,种嘛长嘛,甭担心地力不够,足着呢!"

两个人坐在地头上说了起来。

"哎,彪弟,还想着俺家嫂家吗?"杜善德说。

"去你的,哪有的事!"石彪子说,"咱再怎么想也是白搭,便宜不出当家,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哪比得上你呀!"

"唉,别提了,我还不是跟你一样,作梦娶媳妇想美事!"杜善德说。

石彪子问,"怎么?没上手啊?"

"没有啊,人家宁死不从,"杜善德说,"再加上有三鼻子眼多喘一口气的,那事没成!"

"这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你哥的!"石彪子说,"你哥行啊,还真有两下子,走道连脚后根也抬不起来的手还能办这事,从天津卫带回嘛灵丹妙药来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杜善德看看周围,"俺哥哪还有那个能耐,那孩子不是他的!"

"哦?真的?"石彪子瞪着眼睛,"我原以为是你的,你说不是,又不是你哥的,那会是谁的?"

杜善德眼一挤,"这个,不是我能明说的,叫人家知道了还不劈了我?你自己心里琢摸去吧!"

"会是谁呢?秦大海?"石彪子像是问杜善德,又像自言自语,"不会吧,那个傻蛋,只会干活,还没长这心眼呢,再说,甭管怎么说,那还是他东家太太,他没那么大胆!"

"哎呀我说彪弟呀,用你的眼光看,天下就没有坏人了。你说说,有不吃腥猫吗?"杜善德说,"猫不吃腥不会逗吗?那娘们儿熬了这好几年,早饥渴难耐了,我早就看出这两个人不对劲。真她娘的瘸子腚眼,斜了门了,那么多好男人,竟看上了他!那个骚娘们儿,不让我沾边,眼角子还夹不住你呢,那回说起你,你猜她说嘛?她说,那块臭尿泥,还想打老娘的主意?他死了变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半边铃铛他怎么响(想)了!他着乎我试试?看我一泡尿不呲了他!咱们呢,都没那个艳福,人家和他是王八瞅绿豆,对上眼了!现在是小长工独占花魁,你呀,擦擦鼻涕,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杜善德一番话激起了石彪子满腔怒火,他一脚踢折了眼前的一棵玉米,骂道,"兴他吃肉就得许我喝汤,我还非得尝尝你这天鹅肉到底是嘛味的,娘的!"

杜善仁在两棵树那块地种了棉花。这里离村子很远,在堤内的运河拐弯处,因为地头有两棵柳树而得名。午饭后,红杏到这里来拾棉花。整个堤内偌大的田地,除了她,看不到别的人影,静悄悄的有点瘆人。她一边拾着棉花,一边想着那些事。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显怀了,每摘一朵棉花,她都要轻轻的弯下腰。她原以为杜善仁为她怀了别人的孩子而大发雷霆,会变本加厉的折磨她,甚至把她赶出这个家。她曾经做好了打算,打就和他打,闹就和他闹,反正活寡妇的日子自己也熬够了,一刀两断了正好!没想到没风没火,预想的雷打火闪没有出现,就像这身后运河里的水,缓缓的,慢慢的,水面平平的,一点波浪也没有。老东西甚至不问肚里的孩子是谁的,好像这并不重要,他乐见其成,准备当爹。老东西的气色又好了一些,最近饭量也见长,手脚又有些气力,这个棺材瓤子似乎离棺材又远了一步。这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他早死了才好,甚至现在有人急匆匆的跑来告诉她,老东西正在咽气,那才好呢!

她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有声响,刚要回头看,一下子被人捂住嘴,被拖进旁边的玉米地里。

是石彪子!他把镰刀放在她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不许嚷,嚷了也没人听见,老老实实从了我,不然把你脑袋割下来,扔到身后的河里去!"

红杏吓得浑身发抖,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就是被他大卸八块也没人知道呀!她战战兢兢地说,"石大哥,你……你别……别这样,我……我还带着身孕呢!"

"哼,别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他能干你,我就能干你!今天,我这个癞蛤蟆就要尝尝天鹅肉的味儿!"石彪子挥着镰刀,"快,把衣服脱了!"

今天完了!红杏想,不答应他是死,答应他也是死,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会在完事后杀人灭口,把自己杀了扔进河里,或者直接扔到河里淹死,今天算是死定了。想到这里,她心情反而不那么紧张了,她把眼前的镰刀一推,说道,"石彪子,不就是要我一死吗?来吧,杀我吧,砍我吧,我告诉你,我不死,你休想得到我,人在做,天在看,头上三尺有神明,老天爷不会放过你的,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石彪子被红杏一番话震住了,他扑通一声跪在红杏身前,摇晃着她的双腿,"红杏,杏啊,不,太太,太太啊,原谅我说的过头话,我不要你死,我喜欢你,我太喜欢你了,你就答应了我吧,你要依了我,让我当牛作马我也心甘情愿,太太,太太,求你了!"说着,从地上爬起来要搂红杏。

红杏拾起地上的镰刀,对石彪子说,"再不滚,小心你的脑袋!"

"臭娘们儿,敬酒不吃吃罚酒,哼!"说着,扑上去把红杏摁在地上,骑在她身上,两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红杏渐渐失去了知觉。

石彪冷笑着,解开红杏的衣带。

"啪"的一声,石彪后背重重的挨了一铁锹。

大海扬起铁锹把,狠狠打在石彪子的身上,又一把薅着他的衣领,狠狠地说,"我把你个婊子养的喂王八去!"石彪子跪在地上,连连求饶。缓过气来的红杏也劝道,"海哥,饶他这一回吧!"

(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ked.com/16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