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第十一回》展示了戏剧表达在影视作品中同样可以展示魅力东东影视传媒联系方式东东影视

上海园区招商办公室

联系人:梁经理

联系电话:15000456391

欢迎来电咨询,竭诚为你服务!


“这是荧屏上的莎士比亚。”这是我看完《第十一回》最直接的感受。

可以说这部电影直接改成舞台戏剧也会毫无违和感。借鉴戏剧中清晰的章回结构,脸谱化的人物、艺术化的语言,让人观后更值得久久玩味。

这部电影代表了非常专业的艺术工作者的态度。

剧情的核心是一个年轻的导演要在市级的剧院展现自己执导的第一部舞台剧。这部剧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案件:老马在上坡路上松开了拖拉机的刹车,碾死了正在车底偷情的男女(拖拉机的司机和自己的老婆)。这一艺术事件,得到了当地领导的重视和媒体的宣传。

作为一个生活事件的艺术再现,舞台剧编剧的过程引发了重重的阻挠:

首先是当事人老马,跑到剧场说这剧编的和事实不符,虽然自己坐了十五年的牢,但自己不是杀人犯,是真的刹车失灵,下车才看到碾死了人。看到这一对男女没有穿裤子,警察来的时候就说自己是故意碾死他们的。男人可以坐牢,但是不可以不要面子。

导演当然不会在乎卖早餐的老马的诉求。

但是老马现在的老婆介意老马“杀人犯”的名声被舞台剧宣扬,让他找总是喝自己家豆浆的白律师为老马翻案正名,推翻编剧依据的“事实”。

老马听老婆的话找到的了白律师,但是他觉得自己过的挺好的没必要折腾。白律师说人活着要有自己的尊严,必须去申诉翻案。老马说“按你说的办。”

老马之后去找了拖拉机司机的弟弟“屁哥”说自己要翻案。屁哥是一个把自己的加长版SUV改装成佛堂的土财主。屁哥说“俱往矣,死者为大”,让老马不要只看到自己的不幸,不要想什么翻案。老马说“你说的对,按你说的办”。

老马在白律师和屁哥之间来来回回像复读机一样传对方给自己灌输的话,结果只是左右打脸。直到老马提到剧中是拖拉机司机勾引了自己的老婆。这下屁哥不愿意了,找到剧组,砸下重金要求改剧本,改成老马的老婆勾引自己的哥哥。

导演很抗拒“我们拍戏是给群众看的,不是你要改就改”。

“屁哥就不是群众了吗?”团长一句话做了决定。

演员们虽然不理解,但依然积极排练新剧本接受市领导的视察。

市领导一看也不愿意了。“什么?一个农村妇女饿狼扑食一样去扒一个二流子的裤子?你们这价值观有问题!”剧本还得改。

一改再改的剧本,演员们不乐意了,和导演大干一场。

女主演不懂剧中人物、也不理解剧情,导演就用伟大的艺术语言给女主演讲戏,讲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讲演员该为了艺术的忘我和牺牲,直到把女主演心甘情愿讲到了床上。

老马自己其实一直没有很强的动力去为自己“正名”,直到自己继女被有夫之妇诓骗怀孕了。老妈夫妇想出了假装自己要生孩子的烂梗。但是自己的继女对这个烂梗非常地抗拒,因为自己的孩子不可以给一个“杀人犯”叫爸爸。

为了还没出生的小马,老马下定决心,按朋友出的主意,要搞黄排练中的舞台剧。他和老婆躺在剧院门口示威,揭发导演引诱女演员等等,不遗余力。

总之,这个舞台剧真黄了。

这个电影展现了艺术连接的多重世界。

正在排演的舞台剧是一个艺术的世界。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经过精纯的艺术的真实,带给观众的是比生活更加真切的真实。可是,这样的真实感,让所有涉及或映射到的生活中的当事人,不可以接受。只要艺术塑造的人物不符合自己的认知或意愿,就各种的阻扰。艺术作品在钱或权的影响下一遍遍地改编(扭曲)。

艺术工作者常会以为自己的世界等同于艺术的世界,其实未必如此。对艺术的热爱会使单纯的人把自己幻化成艺术本身。比如舞台剧的女主演,为了一些导演的金句,坚决地付出自我的本体(肉体),还觉得是对世俗的勇敢对抗。但是更想利用艺术博取功名利的导演,更懂得怎样利用艺术装饰自己的无耻。舞台剧的导演用最动听的语言,干着最龌龊的事,骗炮之后在众人面前厚颜无耻地说是女主演勾引自己。(当然没人信他个鬼!)

老马和妻女的生活,是离艺术最远的世界。老马理解不了律师也好、屁哥也好给他灌输的那些深奥的道理,更不懂艺术的意义。他只是知道有妻女在身边的生活“挺好的”,即使自己的老婆一生气就打自己,即使继女看不起他这样的怂包。继女让他保守自己怀孕的秘密,但是他老婆在电话里一句话不说,“运气”不到一分钟,他就全招了。

老马是一个怂包,但也有不怂的时候。为了保全自己继女的名誉,他愿意和老婆演戏,假扮自己得了一个孩子“小马”。为了小马的父亲不是“杀人犯”,他不仅搞砸了以他是“杀人犯”为原形的艺术作品,甚至给自己开出了一份“死亡证明”,让带着“杀人犯”名声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给小马一个无名但清白的父亲。

老马的老婆和继女都是暴脾气,家里时常上演刀枪棍棒。继女为了报复负心的男人,坚持要生下孩子,自己难受不难受,但是必须让别人难受。可是,看到父母为自己生孩子的种种付出和牺牲后,又不声不响去做了引产。

最戏剧的一幕是:继女引产回来闭门不见父母。你老马拿出了“死亡证明”,说“你亲爹当年也不要你妈了。但是要不是你妈生下了你,咱们有这么好的家吗?”

继女再次出门的时候,给自己的肚子里装了一个枕头。为了不爱自己的人,她要未婚生子。为了爱自己的人,她选择了引产。为了不伤爱自己的人的心,她又假扮没有引产。

在这部电影中,导演振臂高呼了艺术的价值,叹息了艺术创作的无奈,鄙夷了“伪艺术”的肮脏,也捧出了平凡乃至荒诞的生活中的真与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ked.com/17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