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夫

  • 小说读写网(阅读写小说)

    吴玉山老汉悄没声儿地哭了。 老汉蹲在院子围墙西角的猪圈门口的碌碡上,双手撑着花白头发的脑袋,泪水吧嗒吧嗒滴落到裤裆下面的青面碌碡上。 玉山老汉今日才瞅住了痛哭流泪的一个好机会。老伴…

    2022年8月3日
    162